• 876阅读
  • 11回复

【原创】我的爸爸我的爹

楼层直达
级别: 状元
发帖
2417
金钱
6618
威望
6
贡献值
5368
交易币
5367
头衔
『龙江作家』版主
门派
— 本帖被 海峡 设置为精华(2017-02-17) —
       我的爸爸是我父亲,我的爹是我公公。
      爸爸和爹不同的出身,命运也不同。爸爸出生在中医世家,他68岁时我爷爷奶奶尚健在;爹出生在乡下,3岁就没了母亲,跟五十多岁的爷爷公公辗转借住在亲戚家。有父母呵护的爸爸,性格像极了在国民党部队当过兵的爷爷,倔强的性格使得他在一九五八年反右时因右派言论被下放到农场。缺失母爱又居无定所的爹,被爷爷公公带到县城亲属家后,开始了城市生活。
      中师毕业不食五谷的爸爸,下放到农场成了被改造的农民。
      初中毕业的爹,在国营照相馆做了一名摄影师。
      八十年代末,已经落实政策被就地安排在农场的爸爸返城调回原单位时,爹因病退休离开了热爱一生的工作岗位。
      九十年代初,我嫁给了爹的二儿子。成了人家的媳妇,又一个院住着,爹妈的日子,自然也掺在我的生活中。很不习惯爹家里常年不拉桌,每天跟他那些同学喝酒。我不仅看不惯喝酒人酒后失态的样子,也很不喜欢这样不节俭的生活方式。每每给那些喝多了的叔叔伯伯们收拾残局,心里就多些失落,感慨一项勤俭的爸爸没能享受到这样大鱼大肉的好生活。
       失落也好,感慨也罢,日子仍然是自家过自家的。独立成家的我在为人下级、为人妻、为人母的路上,匆忙又偶尔踉跄前行时,爸爸和爹在我不知不觉中稀里糊涂地老了。两个命运不同的人,老的方式也不一样,一个老得细腻老得精明,一个老得粗粝老得让人怜。
       感觉到爸爸的老,是在他第一次走丢,那年他七十岁。小城本就没多大,那日,爸爸回家坐了反方向的公交车后,就怎么也找不到家了。待他几番寻找终于回到家,像讲别人故事那样讲述回家过程的那一刻,我的心一下子坠入了泥潭。精通琴棋书画的爸爸,怎么会这样突然老了呢?之后凌晨起来就下楼、烧干电水壶、出门忘锁门......让惶恐无措的我深切感受到老了的可怕,为尽可能不留遗憾,我开始安排时间领着父母去省城、京城、大连游玩。然而,防不胜防的老年疾病,突袭了父亲。脑出血后的父亲不但卧床生活不能自理,还整夜不睡觉唱七十年前的儿歌、讲五六十年前的故事,甚至不知饥饱了。常把我当做他妹妹,把我女儿当成他女儿的父亲,直到病危住院都处于混沌状态,以至于临终前的近两个月时间一直靠胃管进流食、靠氧气呼吸,有骨气有才气的父亲是在长时间的昏迷中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八年前他留下的遗嘱,算是他一生最后的真情告白。
       如今,爸爸离开我已经296天了,每晚去给爸爸按摩、扶他走路、跟他聊天的近一千天的陪伴;保姆不在的日子里,我陪爸爸过夜,每晚和他度过漫漫长夜时,他孩子般在我臂弯下偶尔熟睡的样子;他把我给他买的棉拖鞋放到窗台上,自己光着脚却小心翼翼地用面巾纸盖好,小声嘀咕着“别冻着他”的喃喃自语;他夜晚噩梦醒来,两眼空洞地看着我无助的喊声......常常在我眼前一次又一次浮现,每次都泪流满面的我便开始怀念父亲在世的日子,辛苦疲惫却是那么幸福。
       爹的老,是四年前他陆续做了心脏和腿的三次支架后。严重心衰加上双侧股骨头坏死,让爹整日只能蜗居在家里。一年里,累计住九个月医院,使得爹对医院、对医生心生抵触。跟医生、护士吵架已成习惯。都说久病成医,辗转哈尔滨、齐齐哈尔和当地医院住院治疗的爹,对自己身体状况应该用什么药很内行,以至于不论用什么药,他都要仔细阅读药品说明书,把每种药的副作用按从大到小排列,觉得副作用大的,不管疗效怎么好,坚决拒用。甚至在他住院期间,每天用什么药都是他指挥大夫。
      成了医院常客,整日见证一场又一场的生死离别,又让爹对死亡有了极大的恐惧。对死亡有恐惧症的爹,人也变得抑郁了。要么嚷着买农药、要么嚷着跳楼。陪护他的人,只要坐着,他就敢躺下眯一会;陪护的人只要躺下,他就坐着,即便困得拄着拐棍打盹也绝不躺下。整夜整夜的不睡觉,加上严重胃病,只喝粥的爹变得骨瘦如柴。
      和哥哥兄弟轮流陪护爹的丈夫被公公整夜不睡觉折磨得心力憔悴,回家跟我商量用什么方法改变爹的心态。再三考虑,我以一个女儿的身份写了一封两千多字的长信。第二天早上陪护的丈夫回来,很是欣喜,说爹当晚看了信后,睡的很沉。半夜起夜,又看了一遍,躺下睡了。可没过两天,又整夜不再睡觉又喊又闹了。住着单间的爹歇斯底里的喊叫,弄得整个病区一层楼的患者每天都来我们病房诉苦,隔壁或者对门的患者更是忍无可忍,一次次找护士、医生、主任逐级投诉。我们知道,爹是用喊叫引起子女的关注。因为即便我们都在身边,他仍喊叫,爹的初衷只是对死亡的恐惧并无恶意,我们也都理解他的无助和无奈似乎只有喊叫才是唯一的释放。
      去年年初,爹又雪上加霜得了一种几家医院都确诊不了的疹子,全身长满了指甲大小的疙瘩,奇痒无比,不管是在医院还是在自己家或者我家,婆婆每隔两个小时就给爹全身涂抹一次药水或药膏,然而不过两三分钟,爹就会歇斯底里的喊痒。或许是爹心衰导致的其他脏器衰竭太严重了,他垂危的几天里,除了“太遭罪了,让我走了吧”的无助又无奈的喊叫外,不再喊痒了。
      不知道痒的爹,在腊月二十五那天早上永远地离开了。
      如今,比爹大四岁的爸爸,已经离开我们九个多月了,明天,也是爹烧三七的日子。两位饱经沧桑的老人,终于在天堂开始他们没有痛苦的生活了。
      我的爸爸我的爹,天堂安好!
                 2017.2.10



级别: 版主
发帖
809
金钱
3027
威望
6
贡献值
2827
交易币
2826
头衔
《龙江作家》首席版主
门派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7-02-11 08:27:35
深情的文字在心底流出,令人潸然。
级别: 版主
发帖
1453
金钱
4550
威望
5
贡献值
3100
交易币
3099
头衔
『龙江作家』版主
门派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7-02-11 17:30:33
只有用心的爱,真诚的付出,才有如此感人的文字,好文章,提走用在平台稿件
级别: 版主
发帖
667
金钱
2831
威望
5
贡献值
1360
交易币
1359
头衔
『龙江作家』版主
门派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7-02-12 08:58:21
深情之作,表达对两位老人的思念。感同身受,是真实的生活造就了这篇力作。
级别: 状元
发帖
2417
金钱
6618
威望
6
贡献值
5368
交易币
5367
头衔
『龙江作家』版主
门派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7-02-12 11:03:24
问好楼上各位老师!
有病一个多月来,由于身体状况不佳,疏于论坛,也因病情不敢集中精力看书写字,前日草成小文,算团圆节里对故去的两位亲人的缅怀。谢谢大家阅读理解!
另,因多日不来论坛,欠债太多,很多没回复的作品都没来得及一一赏学。待再好些,再来学习!
预祝文友创作丰收!
在此,深深感谢几位版主对论坛的辛苦付出!辛苦了。清茶深深致谢!
级别: 勤学秀才
发帖
470
金钱
1386
威望
0
贡献值
1386
交易币
1385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7-02-12 15:46:21
感情真挚,文字才会如此深情,拜读,学习。
级别: 伴读书童
发帖
55
金钱
190
威望
0
贡献值
170
交易币
169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7-02-13 16:08:13
感动姐姐深情的文字,不觉已泪眼朦胧,两位老人有你这样的亲人,今生是最大的幸福!
级别: 解元
发帖
788
金钱
1710
威望
0
贡献值
1710
交易币
1709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7-02-13 22:32:30
一个孝顺的女儿和儿媳,该做的都做到了,没有遗憾和后悔,余下的只是思念。
级别: 版主
发帖
1661
金钱
5258
威望
5
贡献值
3808
交易币
3807
头衔
『龙江作家』版主
门派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7-02-17 23:29:29
是女儿,是儿媳,却做着同样身份的事,就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而对您来说这句话真的无效。在工作极其繁忙,身体极其不好的情况下依然无怨无悔,行孝道,尽大爱!令人感动的同时更多的是敬佩!
级别: 版主
发帖
1661
金钱
5258
威望
5
贡献值
3808
交易币
3807
头衔
『龙江作家』版主
门派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7-02-17 23:30:03
愿两位老人天堂安好,愿姐姐保重身体!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