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56阅读
  • 3回复

麻将传奇(二)

楼层直达
级别: 版主
发帖
852
金钱
3312
威望
6
贡献值
2962
交易币
2961
头衔
《龙江作家》首席版主
门派

                   四
     我躺在炕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透过玻璃窗看到天上有几颗寒星在闪。我在心里问,星星你对我说些什么话。星星仍在闪,没有一点回声。我不觉长长叹了口气,半饷好像不知从什么方向传来一声冗长的回响。人都说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给你打开一扇窗。可上帝对我为什么这么吝啬,门和窗都关的死死的,连一道缝都不给留。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父亲就整天不着家,各屯串着去打麻将。回家也总一脸乌云,还经和常母亲吵架,吓得我四处躲。不仅家里的活全是母亲干,就是地里的活多数时候也是母亲干。秋收后,不管粮价贵贱,父亲总是第一个把粮买了,还打麻将欠下的债,然后就又顾头不顾腚地整天打麻将。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一次感冒,一连几天高烧不退,怎么吃药都不减轻。母亲就找来村医给我打针。一天村医到时间没来,母亲去他家里找,才知道村医出了远门,得四五天才能回来。妈妈没办法就找出针管和药,给我打了一针。那针头扎进我屁股的时候,有一股忍不住的疼麻,我大叫。这一针伤到了坐骨神经,就是这一针就把我的人生崴了个弯,从此我就成了残疾人。
    我痛苦,妈妈更痛苦,她实在已经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心上又扎了一刀。我每天一拐一瘸的走路,妈妈经常以泪洗面,生活在自责中。妈妈对我说,你一定要好好学习,长大还能点出路,不然连对象都不好找,这辈子可就苦了。我知道妈妈心里难受,就搂着妈妈哭。
                        五
     想到妈妈,我睡意全无,更加睡不着了。开开灯,点上一支烟,这是我第一次吸烟,吸一口,咳得不行。看着烟头上袅袅升起的一缕烟丝又陷入了沉思。我上初中的时候,开始有了生理期。很快就前凸后翘,出落得亭亭玉立,相貌也越来越俊俏。课上课下经常有男孩子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胸上甚至臀部上,火辣辣烫人。背地里隐隐听到有男同学赞誉我漂亮,我忐忑和害怕之余也有点满足和自豪。偶尔听到一个很帅气的男同学说我,不但漂亮学习又好,只可惜是个瘸子。当时我难受极了,差点没有哭出来。我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我想起了妈妈对我说的话。于是,我压抑青春的萌动,忽略性别,不打扮,不关心其他,把一切都奉献给学习。
    转眼初中毕业了,我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县里那所省重点高中。本来应该高兴的我却陷入了痛苦的两难之地。母亲越来越消瘦,还患上了眩晕症。太累或太热就迷糊,就得躺在炕上,不敢睁眼。初中是义务教育,花销少。高中就不一样了,得去县里住宿吃食堂。再节省一年也得三五元千费用。我想上学又不想增加母亲负担,更担心母亲的身体,我该怎么办呀.妈妈看出了我的为难。她说你就安心上学吧,再苦再难我都要供你,你是妈妈的希望,你是妈妈活下去的动力。妈妈打开炕梢的那只破旧的箱子,那是她结婚时老爷亲手为她做的陪嫁,在最底下摸出一个布包,里面整整五千元。母亲告诉我这是她这几年背着父亲偷偷为我赞下的,是供我读高中用的。我看着母亲那日渐消瘦的脸,颤抖着捧起那个包着我更包着母亲那痛苦的希望的布包,眼泪再怎么也止不住。
级别: 版主
发帖
1686
金钱
5483
威望
5
贡献值
3883
交易币
3882
头衔
『龙江作家』版主
门派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7-03-13 09:29:12
续读老师连载,问好老师。
级别: 解元
发帖
650
金钱
1823
威望
0
贡献值
1823
交易币
1822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7-03-14 18:20:18
还是残疾,雪上加霜。
级别: 状元
发帖
2453
金钱
6727
威望
6
贡献值
5477
交易币
5476
头衔
『龙江作家』版主
门派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7-03-28 14:50:57
生活总是跟人开玩笑,有这样的父亲,又遇到同样的丈夫......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