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8阅读
  • 2回复

麻将传奇(三)

楼层直达
级别: 版主
发帖
771
金钱
2886
威望
6
贡献值
2736
交易币
2735
头衔
《龙江作家》首席版主
门派

              六
     就这样我带着欢喜带着内疚也带着痛苦上了高中。起初我还想找点活干,效仿那些老革命走勤工俭学的路。一个星期下来我就明白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学习任务很重,且学校管理很严,根本没有时间且学校也不允许。于是,我就省吃俭用。尽可能不吃菜,甚至不吃晚饭,有时上完晚自习实在饿得不行了,就在校门外那个小摊上花一元钱吃一碗大馇子就咸菜。
    为了节省几块钱路费,星期天也尽可能不回家。有时实在想母亲了,星期六下午请半天假,走五十多里地回家。见到母亲就说是坐车到乡里回来的,星期天下午再走着回学校,也和母亲说是到乡里坐车回去。来回有时遇到好司机还可以搭一段四轮车、面包车、大货车甚至马车。可自从有了那一次惊险后,我就再也不敢搭车了,除非是女司机或车上还有几个女人。
    那天下着不大不小的秋雨, 路上就我一个人,身上已经淋透了,好冷。不时有车从我身边驶过,有个别司机故意在路洼积水的地方碾过,溅我一身泥水,还冲我笑。都是人,为什么有的这么坏呢。望着车的背影,多么盼着能有一辆车停下来稍我一程,那该有多好啊。这么想着果真有一辆小客货在我身边停下来。司机探出半个脑袋说,小姑娘上车吧。我坐在副驾驶上打量了一下司机,圆脸小眼睛挺胖,四十来岁的样子。司机问我为什么雨天一个人走,到哪里去。我毫无戒备地说了实话。交淡中我发现他不时盯着我的胸和脸,还掠过一丝不怀好意的笑。我心里发慌,但我必须镇定,装着没看见。他甚至利用挂挡、打舵有意碰我一下,有两次经竟碰到我的咪咪,还说我是大姑娘要饭死心眼。我装着什么都不懂,不让他怀疑我,我思考着如何脱身。上了一个大岗,车速慢下来。我说大哥停一下,我上厕所。他边刹车边说,只要不抬头遍地是茅楼,你下车就尿吧,就咋俩没别人,怕什么。我下了车直奔路边的玉米地,蹲在地里不出来。大约有十几分钟,那个司机下了车,朝着玉米地小姑娘小姑娘地喊几声,然后上车开走了。
    我沿着大道边,几乎半跑地一拐一瘸地往家走。我害怕那个司机再回来,好像他就猫在那个角落,随时都会像猫逮老鼠那样把我抓回去。我走到乡里先到了一个要好的初中女同学家,换了她的衣服。这样做不但是为了舒服,主要是为了不让妈妈知道我走着回来的。这件事妈妈到死也不知道。
            七
    妈妈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我几次央求爸爸说,别老打麻将了,照顾照顾妈妈。爸爸多数时候会说,大人的事孩子少管。有一次爸爸说完长长地叹了口气,似乎很无奈的样子,然后很慈爱地看着我。我第一次看到爸爸这样,心里倒有些发慌。妈妈告诉我,你爸爸的麻将这辈子是忌不了了。妈妈和爸爸对象的时候,妈妈看好了爸爸的帅气大方,是十里八村的美男子。唯一的缺点就是爱打麻将,姥姥有些犯嘀咕。介绍人说,这不是大毛病,现在的年轻人,哪个不玩,不会玩的那是傻子,结了婚老婆一管就不玩了。花说柳说就把姥姥的嘴说乐了,把妈妈脸说成一朵红花。新婚之夜,妈妈非叫爸爸起誓,保证再不玩麻将,不然就不叫上炕。爸爸对灯发誓,绝不再玩。到了春节的时候,爸爸的手就痒了,就求妈妈开恩,玩几天一两毛钱的小麻将,过了正十五年就不玩了。一年到头总得乐呵乐呵,不然人家会说是妻管严。一开始妈妈没同意,软磨硬泡几次妈妈就同意了。妈妈没有想到,放出去的鸟,再想关回笼子里就难了。爸爸一发不可收,玩麻将的手就再也没停过。爸爸和妈妈不知打过多少仗,妈妈几次回娘家不会来,甚至打到村里,打到乡派出所。妈妈说,我嫁给你爸爸,你爸爸嫁给了麻将。妈妈给我将这些的时候,语气很平静,好像在讲别人家的故事。当时我还有些觉得好笑,甚至有点佩服妈妈语言的幽默。多少年后我才懂得,妈妈对爸爸心已经死了。
级别: 解元
发帖
624
金钱
1759
威望
0
贡献值
1759
交易币
1758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7-03-17 19:09:45

摊上这种“爸爸”,家门不幸
级别: 状元
发帖
2390
金钱
6548
威望
6
贡献值
5298
交易币
5297
头衔
『龙江作家』版主
门派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7-03-28 14:53:53
那样的腿脚仍步行几十里路回家,这样能吃苦的女孩子,却没有好的家庭供养她去寻求更好的未来!命运,捉弄人的。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