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47阅读
  • 2回复

麻将传奇(五)

楼层直达
级别: 版主
发帖
874
金钱
3444
威望
6
贡献值
3044
交易币
3043
头衔
《龙江作家》首席版主
门派

                 十
    高二下半年,我有时感觉身体有些不适,整日懒懒的,夜里发烧,还轻微咳嗽。我下床那个室友李梅也就是我前桌那个女同学说我,一定得了什么病,要带我去医院。我对她没有太好的印像,我和她不是一路人。听说她家就住在县里,和家人闹翻了来学校住。她几乎从不在食堂吃饭,尽下饭馆,而且还不是一个人去,还要拽上一两个同学,有时还拽上男同学。看来家里很有钱。她也强拽着我下两次饭馆,后来我就尽量躲着她,不和她来往。她说她姨在县医院x光科,透视不用花钱,非要带我去不可。实在不好意思决绝人家的真情,也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得了病,得了啥病。我就和她去了。透视的结果是肺结核。她姨说最好找大夫看看开两样药,要加强营养,多休息,不能累着,这病是馋懒病。我问开什么药,她姨说利福平和异烟肼就行。李梅拉着我就要去上楼找大夫,我没动。她看出我的为难,问我是不是没带钱,我不语。她说我有钱,走吧。我说不看了,你姨不是说利福平和异烟肼就行吗,明天我去药店买,可以便宜点。
    第二天她叫我陪她回家取东西,我不好拒绝就和她去了。她家住的是独院的二层楼,当时在县里几乎是独一无二的。她家人不在,她就带我各房间看。房间多而且大,装修很豪华,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住宅,看哪都新鲜,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客厅、厨房、卧室、卫生间、餐厅都是单独的。还有一个麻将间,方方正正的麻将桌上还摆着麻将,好想是有人刚玩完。看到麻将不知怎么,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就咳了几声。李梅拿了几件衣服,打开抽屉又使劲关上,说了一声,这老东西一点钱也没留。我们刚要走出院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比我们大不了多少的姑娘走进了。李梅喊那男人爸爸,打量一下那女的没有吱声。李梅管她爸爸要钱。她爸爸说前几天刚给你五百,这么快就花完了。李梅说五百元够干啥呀,然后用手指指我说,我的同学得病了,急需用钱。她爸爸仔细打量着我,过了几分钟,问我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得了什么病。我有些怯怯地回答。他摸摸我的头,拍拍我的肩,又在我脸上轻轻拧一下说,小丫头怪可怜的。然后,掏出一打钱递给我。我没接。李梅一把夺过去,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走,回头说谢谢爸爸。她爸爸说,小丫头,有什么困难就和我说,我会帮你的。
              十一
    在回学校的路上,李梅给我讲起她家的事。李梅爸爸是搞建筑的包工头,和她妈妈离婚了。我问是不是因为打麻将离的婚。她说有点这个因素。李梅的爸爸早出晚归,总说忙这忙那。她妈妈一个人实在太寂寞,就找人来家里打麻将。她爸爸怀她妈妈和那个陪她打麻将的小白脸要好,她妈妈怀疑爸爸在外面不清白。就这样两人先是打架,后是分居。最后她爸爸给她妈妈一笔钱,两人就离婚了。李梅告数我说,离婚后,她爸爸经常往家里带女人,几天就换一个。有一天夜里她睡得正香,爸爸喝多了,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在隔壁的卧室折腾半宿,又喊又叫声音挺大,害得她没睡好觉。第二天李梅就搬到学校宿舍,不在家睡了。听李梅这么说,我想她爸爸不是好东西。于是我就想到了搭车那个司机,想到刚才他爸爸摸我头、拍我肩、拧我脸,想到他看我时的眼神,想到他说的话。哎呀,我感觉到受了侮辱,我赶紧跑回学校,到水房洗头洗脸,洗衣服,把李梅爸爸对我的侮辱洗掉洗净。回到宿舍,李梅把那打钱递给我说,你拿去看病。我大喊,我不要你爸爸的钱,把钱摔在李梅的床上,李梅疑惑地看着我,摸不着头脑。
级别: 解元
发帖
655
金钱
1836
威望
0
贡献值
1836
交易币
1835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7-03-17 19:14:39

又得病了,还遭遇“咸猪手”。
级别: 状元
发帖
2471
金钱
6789
威望
6
贡献值
5539
交易币
5538
头衔
『龙江作家』版主
门派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7-03-28 15:01:05
麻将之灾遍及无数家庭,没想到同学的父亲不但是麻将迷,还不是好东西呢,可怜的女孩,却总是遇到这样让人心酸的人和事。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