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8阅读
  • 2回复

麻将传奇(八)

楼层直达
级别: 版主
发帖
772
金钱
2888
威望
6
贡献值
2738
交易币
2737
头衔
《龙江作家》首席版主
门派

                   十七
    日子就像屯前的小溪,静静地流淌,平静中时而会激出几朵浪花。我拖着半残的身体和丈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的弟弟已经上了初三,学习很好,我也特别喜欢他。而他也把我当成了真正的亲人。我鼓励他学习,辅导他功课,有时还特意给他做点好吃的。我虽然只比弟弟大五岁,但关系却像母子。对此,丈夫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弟弟对我无话不说,从他嘴里我知道了许多这个家以前的事。他告诉我,他的爸爸是个耍钱鬼,开始看纸牌,后来打麻将。赢钱了,买不少好吃的回家。输钱了,就瘪茄子了。有一年正月,赢钱买个摩托车,还对那几个麻友说,谢谢你们赞助,有意气人家。可没几天,不但把摩托车输了,把家里种地的钱也输了,还借了不少钱。听到这里我心里打个冷颤,一股冷气迅速传遍全身。弟弟说,他本来是有个妹妹的,还没满月,妹妹得了抽风病,妈妈叫我去找爸爸,当时爸爸正在麻将桌上,说打完这圈就回去。妈妈没办法,就穿好衣服,包好妹妹,也不顾九天天冷风硬,抱着去乡卫生院。结果妹妹没治好,妈妈还得了产后风。妹妹死后两个多月,妈妈也随着去了。爸爸从此更没收没管,玩的更凶了。到死时,玩的家徒四壁了。我听的有些怕,一把抱住弟弟,浑身发抖,呐呐地说,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我的脑子里有无数麻将在旋再转在哗哗作响,我的脑袋要爆炸。弟弟看着我两手抱着脑袋,万分难受的样子,吓坏了。失声地喊,嫂子,嫂子。你怎么了。过了一会,我平静下来,摸摸弟弟的脑袋说,没事,刚才有点不舒服,现在好了。弟弟笑了。我接着说,麻将真不是好东东西,你可别沾那玩意,沾上就不容易甩掉。弟弟说,可不是,妈妈和爸爸打架就说,喝酒抽烟耍钱搞破鞋是四大没脸,一商量就干。说完弟弟感觉有些口误,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问弟弟,你哥哥打麻将吗?弟弟说,妈妈活着的时候,有时爸爸带着哥哥去玩,妈妈死后,哥哥就不跟爸爸去了,在家看家干活。我听了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里滋生。
              十八
    丈夫很勤劳,除了自己家的地外,又包了不少。我们结婚时虽然没有存款,但已经没有饥荒了。他的精力很旺盛,不管一天的活多累,总是和我缠绵,如果再喝点酒,就更没完没了。
妈妈这几天不太好,我去陪了两宿。我把弟弟说的丈夫家的事告诉了妈妈。妈妈叹口气说,挑来挑去,最后还是挑了一个麻将败了家的人家。麻将这个东西就像大烟一样,沾上就上瘾。你丈夫以前沾上了,说不定啥时就犯瘾,你可得看住。
    我回来的晚上,丈夫有些着急,我却没有心情。他几次过来搂我,我都把他推开。他悻悻地滚到一边,蒙上被子。我知道他是生气了。我想着妈妈说的话,觉得虽然有些道理,好像也没那么严重,毕竟那时丈夫小,而且早已不玩了。想了一会,我捅他,他不理我。我掀开他的被子,钻进被窝,搬过他的身子说,怎么还生气了。他忽然坐起来,噗嗤一声笑了。我问他打过麻将没有,他疑惑地地看了我一会说没打过。我又问他会玩不,他说不会玩。我抓起枕头使劲打他,边打边喊,你说谎你说谎,你家是麻酱世家,你爸爸打,你爸爸带你打,因为你爸爸打麻将你妈妈和你妹妹都死了。他夺过枕头说,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说它有啥用,我现在不是没打吗,我不是起过誓吗。听他这么说,我就平静下来,问他为什么没告诉我,他说我没有问过他,说了怕我多心。我说你可以有其他的爱好,比如看书、看电视,千万别打麻将,打麻将输了自己不高兴,赢了别人不高兴,为什么要做不高兴地事呢。他想了一会说,是呀,为什么做有人不高兴的事呢,不过我也没有什么爱好。他紧紧搂住我,嘴贴着我的耳朵说,我就一个爱好,就是陪你睡觉。我说了声去你的,然后我俩咯咯一笑。
级别: 状元
发帖
2390
金钱
6548
威望
6
贡献值
5298
交易币
5297
头衔
『龙江作家』版主
门派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7-03-28 15:11:32
有个懂事的弟弟,可这个丈夫有点表里不一呢。
级别: 解元
发帖
629
金钱
1772
威望
0
贡献值
1772
交易币
1771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7-03-29 18:20:15
真是命运不济,又嫁到个麻将世家,担忧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