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3阅读
  • 1回复

麻将传奇(九)

楼层直达
级别: 版主
发帖
772
金钱
2888
威望
6
贡献值
2738
交易币
2737
头衔
《龙江作家》首席版主
门派

                                                                    十九
     我第一次听说丈夫打麻将是在结婚六年以后,弟弟大学毕业考入县政府,女儿四周岁多上幼儿园。那天我去照顾病重的妈妈,妈妈攥着我的手告诉我,听她的一个姐妹说丈夫打小麻将。我说,不可能,我没发现他玩。妈妈说,现在你们的条件越来越好,古人说饱暖思淫欲,特别是男人,条件一好就寻思别的事,吃喝嫖赌一般男人都占上一两样,不然,哪来那么多酒鬼、色鬼、赌鬼。妈妈的手使一下劲,盯着我的眼睛继续说,你一定要看紧他,打麻将都是由小到大,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你爸就是这样陷进去的。
    我回到家里并没有质问丈夫,我不太相信他会背着我去玩,就是真的去玩了也要有真凭实据,最好是抓现行。常言说得好,拿贼拿脏,捉奸捉双,空口无凭不是冤枉人家,就是人家抵赖。不过我仔细一想,这段时间我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照顾妈妈上,经常起早去,晚上很晚才回家,如遇妈妈病情重整宿不回家,确实给丈夫创造了太多的自由空间和时间。于是,我就开始注意观察丈夫,注意他的言淡举止,甚至有几次白天在妈妈家突然回来,看他在家不,看他在干啥。观察几次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我就有些放心了。我就把观察的情况对妈妈说了。妈妈说不玩就好,不玩就好。
    进入数九天,很冷很冷。妈妈是一日不如一日了,看来很难熬过这个冬天。那天我晚上十点多才回家,丈夫还没有睡。我进屋就闻到了他呼吸的酒味,丈夫平日是很少喝酒的。我问他,他说闲着无聊,到李老三家串门,正赶上有几个哥们在他家喝酒吃大鹅,人家再三让,就喝了点。听他这么说,我也没多想,也是累了,就上炕脱衣睡觉。丈夫躺下不一会就开始打呼噜。我看着他心想,都多少天没到一起了,看来是没少喝,不然又要缠绵人了。忽然听他说,不会看,打八万。声音挺大,把我吓了一跳。仔细一看,他仍然在睡着,是在说梦话。我喊他一声,他翻个身又大声说,胡了。看来丈夫真的在外面打麻将了。这一夜,我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想到了我的爸爸,想到弟弟说的丈夫的家史,想到新婚之夜丈夫发誓、想到妈妈叫我看住丈夫······。想了很多很多,不知什么时候,才闭上眼睛。朦胧中,我看到了爸爸,他向我要麻将。我说你别玩了,玩了一辈子,玩的倾家荡产,都玩死了,还没玩够吗。爸爸说,不玩了,我要把世上所有的麻将砸了、烧成灰杨了,再不让它在世上害人。我说你有这个脸吗。只见爸爸伸开手,朝他自己的脸上恨恨地扇去。啪一下,我醒了,感觉自己的脸好疼。
                         二十
     我没和丈夫打,没和丈夫闹,那是因为我怕妈妈知道。她已经是要死的人了,就别让她带着对我的担心躺进棺材里了。我装着不知道,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照旧每天照顾妈妈。
    我看着妈妈,想想丈夫。妈妈的一生多么坚强啊,她的性格遗传给了我。丈夫多么让我失望啊,可这能怪谁呢,我能对谁去说呢。妈妈就要离我而去,发毒誓的丈夫背叛了我,真的像妈妈说的那样,一切都是命运吗。我迷茫、我呼喊、我挣扎,但不管怎样都得自己承受。我眼里没有泪,泪流在心里。
    已经奄奄一息的妈妈突然精神了,邻居大爷告诉我这是回光返照,人很快就要不行了。妈妈的眼睛睁得很大,她在寻找,我问她是不是找你的女婿,她点点头。我急忙把丈夫拉到妈妈面前。妈妈吃力地伸出双手,一手攥住我的手,另一只攥住丈夫的手。看看我,又看看丈夫,这样来回看几次,最后目光落在丈夫脸上,声音微弱但很清晰地说,别再打麻将了,趁还没陷得很深赶紧收手吧。丈夫愣愣地看着妈妈,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喊,妈妈,妈妈。妈妈的手渐渐地松了,眼睛依然睁着。
级别: 解元
发帖
629
金钱
1772
威望
0
贡献值
1772
交易币
1771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7-03-30 06:43:09
这家庭,麻将如瘟疫一般。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