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52阅读
  • 1回复

麻将传奇(十)

楼层直达
级别: 版主
发帖
944
金钱
3788
威望
6
贡献值
3238
交易币
3237
头衔
《龙江作家》首席版主
门派
                     二十一
     我和丈夫说,妈妈是死不瞑目,她早就知道你打麻将,你也不要不承认,关键是以后怎么办。丈夫说,哪有这么严重,不要小题大做,其实我就是一个人在家太寂寞,和他们玩几毛钱的小麻将,谁赢了就买只鸡炖了,喝点酒,热闹热闹,算不上赌博。他从兜里掏出几张票子在我眼前晃晃说,你看这是你给我的三百元零花钱,一分没少,箱子里的钱和存折也一分钱没动,玩几回小麻将一回都没输,闹个白吃白喝。他这么说我没想到,看来他不但不知错,还一点悔意都没有。我提高嗓门说,你还挺有理挺高兴挺自豪的是不是,打麻将不都是由不玩钱到玩钱,由玩小钱到玩大钱,越陷越深吗。丈夫有些不耐烦地说,你这么大声干什么,好像我犯了多大罪,做了什么不是人的事了似的,以后不玩了还不行吗。我冷静了一会,很平和地说,咱俩的日子过得这样不容易,两个残疾人,把弟弟供大学毕业了,有了好工作,女儿聪明伶俐还懂事,靠劳动有了积蓄,这一切咱可得珍惜呀。听我这么说,丈夫似乎有点感动,低着头不吱声。我继续说,你听过赵本山唱的那个二人转叫麻将豆腐没有,多警示人啊。你再看看你的家史和我的家史,不都是麻将惹的祸吗。我最后说,你好好想想吧,不要让我的妈妈在那边还不放心咱们。
    妈妈烧头七的时候,我和丈夫跪在坟前。他说,妈妈你放心吧,我以后不再打麻将,对你女儿好,把日子过好。不知是对妈妈的思念还是对丈夫话语的感动,我无声地哭了。丈夫扶我慢慢地站起来。
                  二十二
     劳累、休息不好,加之心情郁闷,我的结核病又犯了。弟弟非得叫我住院不可。我想也是,现在结核病是免费治疗,就是不免费也治得起,不比以前了。住院治疗不仅效果好,也免得把家人传染上。于是,我就住到了扎兰屯市结核病医院。起初,丈夫陪着我,过两天我就把他撵了回去。我能走能蹽能吃能喝,不用人护理。我住了一个半月,丈夫带着女儿时常来看我,弟弟也有时也带着女儿来。我就嘱咐女儿好好在叔叔家待,听叔叔婶婶话,好好上学。看着乖巧活泼的女儿心里很是欢喜。
     我的病治好了,丈夫的病犯了,而且犯大发了。就在我住院的这一个多月,丈夫就犯了麻将瘾,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他说一开始就是闲着没事摸两把,输了就想往回捞,赢了还想赢,刹不住车了。我说是狗改不了吃屎,癞蛤蟆眉毛随根。从此丈夫就没住了玩麻将。开始我和他吵、和他闹、和他打,怎么都不行。后来就由他去了。弟弟也没少劝他,没用。弟弟和弟媳照顾女儿,种地收地时还回来帮着干活。弟弟对丈夫说,我帮你干活累得够呛,挣的钱不够你点一把炮的。怎么说丈夫也不吱声,就是嘿嘿一笑。
     一到春种和秋收完了的农闲时候,丈夫就没日没夜的打麻将。半夜回来买点酒菜自斟自饮,他说赢的钱不吃留着干啥。我说你天天赢吗,你可是天天都吃都喝。他说有输的还没有吃的。
我知道我管不了丈夫,也知道更艰难的岁月从此开始了。我的脸上没有了笑容,我的身心总是疲惫。我也像妈妈一样,把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只有半月二十天的弟弟带着女儿回来,屋里才会有笑声。
                 二十三
     丈夫因为打麻将死了,欠了那么多赌债。那天晚上我几乎一宿没睡,我想了很多很多,最后我决定挣钱还债。
     弟弟处理完丈夫的后事就和我商量以后怎么办。我说你帮我找份工作,我要进城打工,挣钱还债。弟弟看着我说,打什么工啊,你的身体不行,你先休息一段时间,平静平静,你才三十多岁,不能就这么一个人过一辈子。我说那是后事,现在我急于打工挣钱还债。
    我叫弟弟把欠债的那二十多人找来,我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我还是那句话,你们的钱瞎不了。他们都有些疑惑地看着我,开始交头接耳。我说,我把地买了,按比例先还你们点,然后我跟弟弟去县城找份工作,挣钱还你们,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听我这么说,他们有人发出唏嘘声。
    来的人都散去后,那个叫王成发的又回来了。他说,你说的话让我挺感动,欠我那三千多块钱我不要了。他从兜里掏出欠条撕个粉碎,把纸屑扔在地上。我说,你这又何必,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那本上记着欠每个人的钱数,我会还给你的。他说,你为什么这么傻,其实你不还别人也没办法,都是赌债,谁还敢起诉你,况且一分也没有你欠的。
     下午都叫他五哥那个人来了。他说,你打工还债想的太天真,那得还到猴年马月。我说,就是还到死,我也要还。他说,这样吧,找个有钱的主嫁了,前屯那个开修理部的老张很有钱,去年死了老婆,想再娶,叫我帮着物色,和你比就是岁数大点,50出头。我生气地说,你是不是怕我还不上你的钱,我一有钱优先还你好不好。他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为你好。
     晚上刚黑天,李大力来了。他满嘴酒味,色眯眯地看着我。我有些毛骨悚然,一个劲往后退。他说,你别怕,现在你没有男人了,难道你不想那个。我说你出去,出去。他嬉皮笑脸地上前把我抱住说,让我玩两回,欠的钱我就不要了。他把手伸进我的前胸乱摸,臭唇印在我的脸上。我使足力气猛一下把他推开,大声说,你滚出去,不然我就喊人了。他便往后退边摆手说,别、别。你同意咱就玩一把,不同意就拉到,就当没这事。
级别: 解元
发帖
671
金钱
1877
威望
0
贡献值
1877
交易币
1876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7-04-04 16:48:16
丈夫死在了麻将桌上,太突然了!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