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7阅读
  • 2回复

麻将传奇(十五)

楼层直达
级别: 版主
发帖
809
金钱
3027
威望
6
贡献值
2827
交易币
2826
头衔
《龙江作家》首席版主
门派
                             三十三
    那本诗集是张浩洋落在这的,我想他也可能是有意落在这的。他来取那本诗集时问我看没看。我说我不喜欢诗歌,也没有时间看。他说,不是的,你是喜欢诗歌的,上学时你有一个日记本,是专门用来抄那些流行诗歌的。是的,他说的还真不错。那时,在学校图书馆借诗歌刊物,学习累了读读诗歌,据说这是一种积极休息,是在学习中休息,在休息中学习。时间一长就喜欢上了诗歌。像苏婷、食指、北岛、顾城的朦胧诗,纪宇的朗诵诗,还有汪国真的诗,我都很喜欢。我把那些特别喜欢的诗歌抄在一个日记本上,经常翻看。张浩洋告诉我,他在我后座时不时看到我在自习课或课间时翻看一个日记本,嘴里还嘟嘟囔囔的,他感到好奇,趁我不在,就翻看了,原来都是诗歌。我惊讶地看着张浩洋,啊,原来你偷看过我的东西呀。他说,从那以后我也开始读诗,也像你那样如法炮制,把诗抄在日记本上,不仅如此,我还尝试着写诗。他眼睛直直地看着我,笑一笑继续说,你休学回家的时候,我想把写有自己的诗歌那个日记本送给你,头天晚上睡觉时下定了决心,第二天又不敢了,偷偷地躲角落里目送李梅送我离去。在我呆呆地看着张浩洋,张着嘴巴,说不出一句话。太出乎预料之外了,那时候我竟然有一个粉丝,不,确切说是一个暗恋者。一个土里土气的农村女孩,一个瘸子,竟然有一个英俊潇洒阳光的暗恋者,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走时掏出一个日记本给我。他说,这就是你离开学校时想送给你的那个日记本。他掰着指头算一算说,已经十五年了,但我想现在送给你还不算晚。
    日记本里写有几十首诗,都是情诗。我想都是写给我的。其中有两首读着就像洪水冲击我心灵的闸门。一首是我在学校时他写的,题目叫“等待”。  我天天看着你/但我只能等待。等待第一缕春风/和你携手/在柳絮漫飞的清晨/去踏青。等待第一场夏雨/和你并肩/在无人的小径/为你撑起一把花伞。等待第一枚落叶/和你接踵/登上秋色斑斓的山顶/ 为你披上一件红色风衣。等待第一场雪落/和你仰望/让玉蝴蝶和你亲吻/用我的双手温暖你微红的脸。可我现在只能等待/静静地等待。这是多么叫人心动的一首诗呀,如果那时我看到不知会怎样。另一首是我离开学校后写的,题目是“你是我今生不醒的梦”。自从你走后/我就不在时空中/孤独而又美丽/朦胧而又真切/坠入四季轮回的梦。牵手走过花季/不问蜂飞蝶舞柳絮漫空/不管花香花艳枝繁叶茂/走一程又一程/一回眸/来时的一切已经无影无踪。并肩走过雨季/人在伞下伞在雨中/任丝丝缕缕缠缠绵绵/人没淋身没湿/可心田已润透/留下两行脚印送走雨濛濛。相挽走过霜寒/黄叶翩翩舞大雁鸣天空/秋景把我们立成两尊雕像/两件长衣抵一袭寒风/摘下一枚秀发上的落叶做书签/两颗心便在书里相拥。搀扶走过冰雪/踏着洁白的旋律启程/怀揣洁白的情愫寻觅/寻觅心中的梅/就这样走着走着/走进了一座迷茫的城。坠入了四季轮回的梦/梦中你我浪漫年轻/这是一间空荡而又斑斓的小屋/在这里把身心安葬/永远不需要醒。这首读着让人多么无奈而心酸。我怎么能够想到在我最艰难的岁月,还有一个人在思念着我,还有一颗心在为我燃烧。
              三十四
     我的收入还是很可观的,比我的预期要好的多。不到两年的时间,我还了十多万元的债。有的是债主说急用钱来县里找我要的,如果欠的少我就一次还清,欠的多的,我就根据情况给一部分。有很多债主没有来要,我就回屯里还他们。他们都很感动,说是原以为这钱就瞎了,没想到我这么能耐,这么讲究。我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父债子还,夫债妻还。他们多数都千恩万谢的,好像是我赏赐给他们钱似的。欠王成发的他还坚持说不要了,我说你还是拿着吧,不然我会不安的。劝我嫁给开修理部老张那个叫五哥的,不太好意思,我给他钱时他的脸红红的。特别是那个要挟我逼我出卖色相的李大力,听说我去还钱竟躲了起来。我就把钱给了他老婆,他老婆还不知是什么钱。他老婆要打电话管他要欠条还我,我说不必了,你们还能赖我不成。
    最富戏剧性的是我丈夫的大哥大嫂,也就是我的大伯哥大伯嫂。有一回他们知道我和弟弟回去还钱,我那大伯嫂也悄悄地去了。弟弟一看到她就气不打一处来,不是好气地说,你来干什么,又不欠你的钱。她看看我,我也没给她好脸色,就悄悄地走了。待人都走了以后,她又领着她的女儿来了。她女儿喊了一声二婶、老叔就跪下了。我和弟弟都吓了一跳,摸不着头脑。那女孩一个劲地说,二婶、老叔帮帮我。我说有话起来说,她不起来,我就硬把她拽起来。我冲着大伯嫂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大伯嫂也跪下了,说你们可怜可怜我们吧,救救孩子。弟弟说,找别人去救你们吧,我不是说过没有你们这样的家里和亲戚。一听说救救孩子我心就软了,孩子是无辜的。我把她扶起来,问她有什么事。她哭泣着说,你大哥养羊,得了布病,挺重的,就把羊卖了,干不了重活,我们的生活一年不如一年,还欠了外债。她把女儿拉到我跟前,叹口气说,这不,你侄女今年考大学,前两天接到了通知书,可我们没钱供,借钱都没处借。你们不看大人面,看孩子面,帮帮她吧,借我们点钱让孩子上学。弟弟眼睛圆睁,张嘴要说什么。我说,弟弟你也什么都别说了,咱们就看孩子的面,先拿一万块钱让她去上学,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弟弟从包里拿出一打百元钞递给孩子,孩子满脸泪痕,接过钱,给我和弟弟深深鞠一躬,拉着她母亲走了。我望着她母女俩,心里五味杂陈。人做事不要太绝,啥时都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级别: 穷酸秀才
发帖
234
金钱
1024
威望
0
贡献值
1024
交易币
1023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7-04-16 14:31:59
在读,细腻的叙述。
级别: 解元
发帖
634
金钱
1785
威望
0
贡献值
1785
交易币
1784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7-04-17 06:55:08
政府干部还能喜欢一个残疾同学?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