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3阅读
  • 3回复

一个同时拥有两个丈夫的女人(连载)

楼层直达
级别: 穷酸秀才
发帖
219
金钱
955
威望
0
贡献值
955
交易币
954
头衔
门派


      她先后嫁给了两个男人,而且是公开合法的,两个丈夫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安无事,和睦相处,极尽个人所能地为着这个家默默地付出,这个事实上的一妻二夫家庭,在镇东五道界那场人所共知,那里的街道办事处甚至镇政府都心知肚明,没人去追原问由,都予以了默认得态度。老的街坊邻居们除了对这个家庭生活有一些神秘感之外,早就见外不外了。
     她,人并不风流,不是那种倾心于花前月下或浓妆重抹招摇过市的时髦女郎,更不是那种朝三慕四心猿意马的轻浮女子,她就是一个典型的精于操持家务精细过日子的家庭主妇,就是中国那种以家为核心的相夫教子传统女性。
     她,人长相也算标致,四十大几的人了还渗透着一种往昔的风韵和端庄,总给人一种朴实、勤劳、耐看、厚道的感觉,她的性格只是快言快语,微微缺少一点中国传统女性的那种矜持。
     她是我外婆那头一个最漂亮、辈分最大的远亲。我母亲对她很尊敬,我们前后院住着,平时整天围前围后,姨长姨短的叫着她。我家邻近的学生们都学着我叫她后院那个姨姥,闲暇的时候母亲总和几个妇女去与她唠嗑,同时向她学一些屋里屋外持家生活的技艺,她们一边衲着鞋底或缝补手中的衣物,一边家长里短唠着,有时一唠就一晌午或一午后,只有到了“姨姥”起身要做饭时或者我们那帮中小学生小崽子们放学了,那些女人才各回各家。
她与我外婆家是从哪辈子形成的亲属,咋样的论头,没有血缘关系我都不十分不清楚,只知道姨姥总提“姥家”几辈子的趣闻,说起来绘声绘色,声情并茂。别看我们这一辈人都叫她姨姥,其实,她和我母亲的年令差无几。
      几年因为年龄的因素她体态略有发胖,稍显雍容,特别突出的是胸前那双乳,像一对大油瓶子直垂至腰部,夏天穿着一个男式宽松的背心,着急走路时大乳悠起来,象两只大白兔在胸前拥动。冬天她穿着带妞袢的那种北京蓝的斜襟便服,脑后梳着嘎达乣,腰间扎着个墨绿色绣花的围裙。俨然就是一个《沙家浜》里的“阿庆嫂”。
      她是那种家务生活精于技巧性的智慧型农家妇女。她人巧妙得很,会干许多年轻妇女不会干的活,她有超好的描龙画风的刺绣技艺,她传承着许多优良的农家记忆。她家的八个孩子们十五岁之前都穿着她自做的布鞋,男孩鞋顶必绣虎头,女孩鞋绑必绣金凤展翅。小孩的兜兜上绣着“荷合二仙”、“松鹤延年”、“福寿禄三圣”。
    她总说自己的祖上是站人,前辈是从古驿站厨子哪学到了独特的生活技能,幷一辈一辈传到了她。她有不少独门技艺,能把谷糠熬出油来,医治咳漱哮喘病或痨病,她会把田间地头的线麻仔磨成麻仔豆腐、榨成麻子油,把苏籽榨出苏油,烙酥油饼真香。到了她家榨油时节,她家的房门一开,那种诱人的香气溢满半截大街。她家吃的东西总是别具一格,春天她家用苞米浸泡后做的酸汤子、夏天用小米水磨浆滑烙的锅炪溜、秋天用榆树皮和荞面煮的大锅饸饹、冬天荞面萝卜馅做成半斤一个的大蒸饺,过年时用甜菜疙瘩切丝熬制的大块塘沾上芝麻,吃了满嘴香甜。她那一系列传统的风味食品都对我儿时味觉形成了巨大的诱惑,至今让人垂涎。姨姥不仅成了当时镇东街坊邻里妇女的师傅和楷模,而她的友善和气的性情使之人气很旺,众人好的印象往往掩盖了她另类家庭的特性。
        随着街道流动人口的变化,姨姥还是成为一些人家的议论话题,一些新搬咋来或来往较疏的街坊,对她家庭现状感到莫名其妙,不可思议,天天都在猜眛儿,背地里议论纷纷,一些传说真假难辨。
      说她家另类,是因为她有两窝孩子,一窝姓汪,一窝姓柳,两姓孩子都是姨太姥自己亲生的,而且数量均等,八个孩子中有汪姓和柳姓各四个,前面三个姓汪,老四、老五、老六姓柳,老七姓汪,老八姓柳。生态也平衡,八个孩子中四男四女。不平衡的是老汪、老柳两个男人共同拥有的一个老婆。一家子加在一起一共十一口人,在我们这场她家虽不是大户,而切实是镇里独一无二的典型家庭。
      她为人处事总是快言快语,干啥也手脚麻利,更是出了名的热心肠人。
      六十年代初口粮不足镇民们大都在挨饿,那时缺粮是全国普遍现象,从关里来到这里的流民多得像蚂蚁,不论火车站、客运站、各种公共场格,都涌进了大批的饥民。各家各户对进门要饭吃的流民已经应接不暇,没有办法,多数人家只好插门拒人,只有姨姥家有求必应,凡进门要饭的她都会给半碗碎米或一个玉米饼。镇里其他人家尽管难熬,可比起那些饥肠辘辘的饥民还是要好一点点,不少人家就跟着姨姥学起来,凡进门要饭的或多或少都给一点,给他们一种不要放弃活下去的信心,同时也为自己积点德,姨姥古道热肠,有求必应,俨然成了镇东“菩萨”。
此刻口粮都极其紧张,大都人家上顿不接下顿,吃红本粮的一月的口粮只够吃20天,吃白本粮人家有的已经断炊了。大人们实在没有办法,只有节衣缩食用野菜填或代食品添充肚子,留一点点粮食给小孩或老年人吃。那时全镇有一大批人饿得好苦,大都身体营养不良,骨瘦如柴,脸同菜色。





级别: 解元
发帖
624
金钱
1759
威望
0
贡献值
1759
交易币
1758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7-04-20 19:31:11

听说过“一夫二妻”,这里是“一妻二夫”有意思,关注!
级别: 版主
发帖
771
金钱
2886
威望
6
贡献值
2736
交易币
2735
头衔
《龙江作家》首席版主
门派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7-04-22 08:10:08
刚开始
级别: 解元
发帖
788
金钱
1710
威望
0
贡献值
1710
交易币
1709
头衔
门派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7-04-22 09:37:46
应该是有原因的,期待继续读下部分。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