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10阅读
  • 0回复

百年酒香已飘远1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任中恒
 

发帖
348
金钱
1566
威望
0
贡献值
1566
交易币
1565
头衔
门派




作者:任中恒

那个令人朴素迷离的老景星城墙,如今仅遗存微微的一小段,风雨百年,历经沧桑。遥想当年,峥嵘豪迈。高墙渠沟,阻隔着响马兵燹,规避了蒙独游勇,圈裹着一城平安。而今建墙的人和出资建墙的人与城墙一样已经难觅踪影,成为隔世,城内外一些有关尘封的轶事,对今天的人们来说,那些轶事适乎已经无关紧要了,可这些事的背后,那些真实感人前辈们创立景星实业的故事和开拓精神,却永久地被忽略了,着实令人遗憾。旧城有四门,曾经东南西三门里美酒飘香,许许多多酒客慕名而来。
那些在历史时光中飘逝的人和事,也定格在那个时代里,可他们开拓的土地如今已成流油的地眼,他们的货栈烧锅已成为商贸活跃的地段,我们仿佛在午夜的梦里还隐约的听到他们忽远忽近的足音,恍若嗅到张家烧锅出径时浓浓的美酒醇香。百年前一个小镇里,能有三个烧锅,同时开烧,同时都流出沁人心脾,芳香四溢高粱醇,名扬黑蒙地域,在楚尔罕大集上的成为抢手货。百年景星,商业以酒招来商客,小城以酒而肇兴,景星可称之为酒镇也。
大清光绪年,一位历经沧桑的年轻人,名叫张德贵,曾经是1906重修景星城墙的众多义资者之一,也是景星拓展酒业的先行者。他是一个外乡人,家居吉林龙安(农安),那是辽代大名鼎鼎的“黄龙府”,曾是大金国短暂的都城,更是南宋臣民的义愤之地。岳飞曾发誓直捣黄龙府,后来多种原因,只成“空悲切”。张德贵出生在那里,那儿,既是古老的多民族聚集地,同时也是北方文明重镇,张德贵的身上打上了这个地域的烙印,人杰地灵,孕育出一个聪慧过人的力能。他打小就跟随盐商常来到科尔沁十旗贩盐,他对这里印象极深,景星就是十旗的北缘,这个小镇,前有小河流水,远处青山缭绕,东望沃野阡陌,蓝天白云,他打心里就钟情于这里的山水。他回望着来路,昭昭浮云,危机四伏。伫足小镇的南门,就觉得格外踏实。他在思考如何改变自己匆匆碌碌的贩盐生计,结束跋涉艰辛的危险生活,他要留在这里,寻找自己的生存载体,开创一块新领域。后来他真的做到了。
兵慌马乱的光绪二十年(1894),甲午战败前后,张德贵就跟随一帮盐商行走于海城至临潢一带,之后又拓展嫩西进入京师的蒙古草原道上,那时的张德贵虽然刚刚23岁,可他行走江湖已有7年,他不仅有一个清晰的头脑,还能扒拉一手好算盘,算起账来又快又准,分毫不差。在艰难的途中经受了更多的锻炼。从甲午年起,多挂四马大车从海城运盐就延伸至到洮儿河、绰尔河、罕达罕河这边,基本一个月往返一次,后来又行走在嫩江与兴安岭的中间地带,有时还深入到深山大壑之中。虽然路途艰辛坎坷,路上兵匪难分,蒙古王公家丁繁复严查,各山头绺子时有袭扰。他跟随盐车也曾几次被洗劫,可是不论路途崎岖艰难险阻,他们都要风雨兼程,原因就是丰厚的利益驱使。
张德贵经多年的磨炼,从青涩走向成熟,已经显示出他具有远大抱负的性格特质,他深得盐商大东家的赏识。他与东家一起在农安县,建了几个大盐仓,专门向嫩西岭东地区调运,几年下来赚的了不少银子。光绪二十六年张德贵终于下定决心,结束贩盐生计,踏进了景星的大门。

一大家子人超过十口,在镇南门里住了下来,城的东和东北面十余里就是蒙古人的生计地,一直到雅鲁河边,那是一片柳条墩子中间是齐腰深的草场。居住着蒙几十户古牧马人家。蒙古人家家好酒,男人大都嗜酒。特别是冬天白酒、红茶在他们生活中如同马肉、稷米一样,必不可少。一到草黄落雪时,那些蒙古人就会进入镇子里货栈打酒来,只有喝得昏天地暗,嘞嘞车载着几个隆起的羊皮酒囊和一个装满的柳条酒篓,之后才伴着吱吱吖吖的嘞嘞磨轴声返回生计地。
张德贵新来乍到,春天在河边台开了几亩地以作生计,其实他家里已经有近千大洋,在暂息身中准备做点大事。闲着没事,有时也去后山于家街那边挖点药材,之后卖给镇里老王家春德育药房,换点散银碎两,不至于动用老本。他不喝酒,但他爱酒,经常在家里那两个8斤装的瓷罐里,用白酒泡一些红花、三七、杜仲一类的中药,那是他家祖上留下的方子。其实张德贵及家人多没有病,只是张德贵为换取人气,帮助邻里朋友做点好事,谁家有个腰疼、崴脚、老寒腿之类的病痛,他就免费送去四两半斤的,顺便给病人搓一搓,大都能缓解疼痛,他逐步建立了良好的人缘。后来用的人多了,两个瓷罐不够用了,他就买了两个柳编酒篓,一个䏻盛下40斤白酒。这种酒篓外表是用柳条编的,其实里面的构造相当复杂。柳条是河边上等的红毛柳,编织成型后,外表如同井里辘轳提水的柳罐,可里面防漏工序挺繁琐,听说酒篓里层是用麻道掺树胶涂抹,然后,用五层猪血五层牛皮纸糊好,慢慢阴干后才能使用,很好用,一般不易损坏。会制造这种酒篓的人很少,只有景星西40里处,乌尔其根河与罕达罕河交汇处北岸的一户人家才能制作。
未完待续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