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84阅读
  • 0回复

死是情到深处,再生却是徒劳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任中恒
 

发帖
348
金钱
1566
威望
0
贡献值
1566
交易币
1565
头衔
门派


作者;任中恒

前两天《同窗之缘》群里班长发了一个视频,讲述欧洲重大疫情临头时,各国大都学习中国的做法,一般都采取隔离、闭户、禁聚、阻路、封城、锁国的措施,而意大利却出现了一对最不适宜的情人殉情故事。
“一双情侣,本来约定今年要完婚,女友却感染新冠肺炎正在抢救 ,男友非常希望见她一面 ,见到后,果断脱掉防护服,与爱人相拥接吻。这是绝对感染无疑自寻死路的做法!目前这对情侣双双于3月25号去世,看得让人心碎…… ”看了此视频,甚至有人为之泪奔不止! 如果说这是灾难见真情的选择,不如说是一次不知深浅、不讲道德、不念父母恩情的德行暴露!在西方国家这种荒谬绝伦的事情层出不穷,以其毫无价值,意义甚微的去献身,与蝼蚁无畏死亡意义无殊。
这一对逆行者,以超乎寻常的做法,结束了生命。他们不知道有生命在,爱情就可续,生存意义为最大。而在治疗瘟疫无计可施面前,他俩毫无意义的抛却了生命、抛却了爱情,抛却了父母,抛却了未来。向虚无的天国逆行,向着根本就不存在的永恒的爱情进发,这种可悲的爱情,可叹的结局,可怜的冲动,都是西方那种虚无主义、个人中心主义、自我情感优先促成一些人逃避担当责任,形成自我情绪化的泛滥。他们的选择或许是向世人宣示,他们要辉煌地去做朱丽叶与罗密欧似的人物,让这个世间给与千古流传。他们要向中国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一样去找到“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那种境地。这种自私地为了自己的爱而无所顾忌,盲目地认为生与死、醒与梦、概无区别。拿年轻的生命孤注一掷,急迫之下没有考虑如何去拯救恋人,让其起死回生,相爱永远,携手到老。更没有考虑父母耗尽半生心血把自己养大,恩德尚未报达,也不会想到同事、同学、朋友的友谊和与关心。那种身为社会中人的义务精神丢弃殆尽。
有人说:人世间最远的距离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但是意大利这对情侣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方式告诉对方我爱你,是愚蠢至极的做法,不值得人们尊重和提倡。在这生死关头,心里想着朝夕一起,却也无法跨越疫魔这个死亡的鸿沟,或许无法相守到老,此刻那种悲哀的心情,人人可以理解,人生即便存在种种缺憾,任何事都难以完满,因此,圆满成就了人们心中永恒的追求或理想。古往今来文人墨客们编造出太多理想中的爱情故事,许多痴情恋人为了所谓的爱而殉情。我们这个群体有的人几十年漆守生活在一起,每天对话很少,形同陌路,但时时互相心里牵挂,难道这不是爱吗?这样的人也曾想去痛痛快快爱一场,爱他个刻骨铭心,爱它个死去活来,可是生活里更多的是粮米油盐酱醋茶,爱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全部内容很多,即便有再大的不顺也不应该用死来解决问题,这对恋人真是幼稚的可悲。
死亡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是阴森恐怖的,总是避而远之,意大利这对情侣他们选择死亡的做法是我们所不能理解和体会的,而我们在精神层面也为他们感到丝丝的惋惜,因为他们没有经过完整的人生。历史剧及现实生活中有多少悲欢离合,都深含着哀怨辛酸,不论梁山伯和祝英台、还是朱丽叶与罗密欧 他们的殉情不仅仅是心酸,而且都对那些剥夺自由选择权利体制的一种反抗,对封建的婚姻制度的以死抗争,而意大利这对情侣抗争的却是全球席卷的瘟疫,这种抗争,对改善疫情,减少疫情的肆虐能有多大意义呢?
中国古典戏曲总是宣扬“死”就是幸福的彼岸,因此有的公墓就叫“福泽园”“福荫苑”等,“死”成为一种与福相关的永恒乐土。如《梁山伯与祝英台》那种:生不同床,死同穴,千秋共此心。以为死即可达到永远在一起的幸福愿望。也如《罗密欧与朱丽叶》,一对相亲相爱的情人双双殉情,就以为进入福地。读者大都不问这种选择的对错,就给予了这种殉情廉价的怜悯、情感的支持,这好像是爱到不能爱时只能走入死亡,死亡才是他们爱的永恒,才能让世人铭记于心。其实则不然,死亡在很大程度上是历史爱情戏曲的经典传播,这种结果成为一些痴爱人的企望。这种对生命的漠视至今仍在影响着人的爱情观、生死观,由此,引发一些人担当意识、责任意识严重退化,消极的去逃脱义务。我们可以怀疑意大利这对情侣或许读过十六世纪中国戏曲剧作家汤显祖的《牡丹亭》或《杜丽娘暮色还魂》或《闹殇》,使他们对剧中人物情感陷入太深,情绪被故事中一对情人那种氛围所诱导。见到可伶处,“绵缠凄婉,泪痕盈目,悲歌哀痛,如泣如诉,突然扑地身亡”。杜丽娘能起死回生的情感历程,告诉读者生可以死,死可以生,生生死死随人愿,醒醒楚楚总无怨。其实这些都是戏剧之言,为卖座而杜撰,难以令人信服。而有人却对这种生死观确信无疑。或许这对意大利情侣也深信生死转换的荒谬之论,以死去换去所谓的另一个世界的幸福,这个抉择不仅徒劳还有些愚蠢。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